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作者: 荆凯

发布时间: 2021年3月15日

首发于: 区块链研习社(https://www.chainclub.cn/4909.html)

半年之前,写过一两篇关于 NFT 的文章。当时的判断是:这是个挺有趣的领域,只是发展尚早,有待风来。半年之后,重新审视 NFT 生态,新增了一些项目,且随着造富效应起势,NFT 在媒体和用户心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尤其在加密艺术和收藏品领域。当然这也离不开牛市的燥热行情下,热钱和热情涌动, NFT 是个绝佳的盆地。

一、 NFT 热度飙升

我们来看下几个近期的案例,有助于一起直观理解 NFT 最近的热度,不难发现最吸引眼球的,还是离不开:价格。

NBA Top Shot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首先是火热的 NFT 收集游戏 NBA Top Shot,由 NBA 与 CryptoKitties 创始团队 Dapper Labs 合作推出,凭借既有的粉丝基础,以及低门槛的注册使用方式,是最近 NFT 出圈的典型例子。据报道,1月份洛杉矶湖人队著名球星 Le Bron James 的一张经典的扣篮镜头做成的数字收藏卡,以 71455 美元价格售出。2 月 23 日,更是破记录的售出了 20.8 万美元的高价。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据 cryptoslam 数据,NBA Top Shot 这个后起之秀,迅速爬升至榜首,总共有 14 万买家,25 万持有者,达成了 226 万笔交易,总销售额达到 3.6 亿美元。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NBA Top Shot 是在 FLOW 区块链上创建,Flow 公链由加密猫团队开发。NFT 如何解决用户体验,持续吸引圈外用户,是 NFT 想要走向流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NBA Top Shot 的探索,有值得参考之处,下文展开详述。

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单品拍出 6935 万美元高价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据统计,Beeple 的加密艺术品总价值超过了 1 亿美元,单价最高售价为 6935 万美元,就是上图这幅名为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的加密收藏品,由 NFT 基金 Metapurse 创始人 Metakovan 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得。

更多例子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Grims 以大约 6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数字艺术品收藏。最卖座的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名为 “death of old” 的视频,里面有飞翔的小天使,一个十字架,一把剑和发光的光,这是 Grims 的原创歌曲。中标者以近 38.9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这幅艺术品。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Twitter 老板 Jack Dorsey 将他的首条推文通过 Valuables 平台做成 NFT 进行竞拍,目前最高竞价为 250 万美元,拍卖将于 3 月 21 日结束。

著名的乐队里昂国王,号称是第一支 NFT 形式发行专辑的乐队。此次拍卖包括 6 张“黄金入场券”,其中包括终身前排入场券等福利。

围绕 NFT 的报道层出不穷,好像 NFT 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 NFT 的发展并没有那么简单,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二、 为什么人们会关注 NFT?

NFT 本来可以起个更好的名字,更方便传播,不过约定俗成,NFT 也就按照这个技术宅男向的称为流行起来,不过私以为称之为「个性币」可能更方便理解。

比特币,以太坊是没有个性的,1 个比特币跟另外一个比特币并无区别。而 NFT 的差别在于各自特性不同,内容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动画、图片、视频、MV、虚拟土地、游戏中的道具、Tweet,甚至现实社会中物理资产都可以映射成 NFT。

回顾 NFT 的历史:

  • 2017,CryptoKitties 可以看做是首个得到公开关注的 NFT 项目
  • 2018年,NFT 小生态逐渐萌芽,SuperRare、OpenSea、Rarible、Nifty Gateway 等平台也出现了,用户可以创建、交易 NFT
  • 2019年, F1、Nike 等品牌也开始介入 NFT 这块市场
  • 2020年,更多的品牌介入,Atari、育碧,还有传统的收藏卡市场,也开始和 NFT 有所交集。NFT 市场达到了 2.5 亿美元的规模。
  • 2021年,伴随狂风骤雨的牛市,NFT 市场也水涨船高,或许我们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 NFT 迎来了高光时刻。

CryptoSlam 近三十天的数据,我们粗略看一下: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除了 NBA Top Shot 这一成交量状元是基于 Flow 之外,目前 NFT 项目集中在以太坊和 WAX 两个平台。当然,榜单之中并不完全,例如 Dego 并未列入统计之中。

榜单上,除了 CryptoPunks、Sorare、CryptoKitties 等老面孔之外,我们可以见到的是来自于 Street Figher (街头争霸)、Atari (红白机游戏公司)等经典游戏 IP 或公司的身影。

据一份针对 1-3 月份的统计,5个最受欢迎的 NFT 市场 (NBA TopShot、 OpenSea、CryptoPunks、rare、SuperRare) 过去 30 天的交易量达到了 4.1992 亿美元。单日最高交易量是在 2 月 22 日,达到 6420 万美元。

同期 NFT 市场日均交易人数为 17766 人。单日交易者最多的一天也是在 2 月 22日,达到 44100 人。如果当前对 NFT 的兴趣是可持续的,那么市场上的交易量和活跃交易员可能会继续上升。这些记录,也会不断被打破。

什么原因造成了 NFT 的市值暴涨?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有论者认为,原因可以粗略归结为如下几点:

  • 首先,当然是加密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的火爆,比特币不断创新高,Cyber 空间新贵们,需要一个突破口,无论是出于信仰,爱好或者是投机需要,NFT 持续发展了四年,刚好在这风口上。借助于 DeFi 的趋势,热度外溢至 NFT 也颇为自然。市场需要新故事。
  • 时代因素,盲盒在新一代 00 后消费者中受到热捧,收藏卡片在小学生群体中长盛不衰,互联网原住民一代,很自然可以将虚拟资产,起码是收藏品,跟物理资产放在同样地位,尽管我认为这一因素还有待检验。
  • 经济周期和一年多的疫情影响。硬币收藏,在大萧条 (Great Depression)、1987 年股市崩盘和 2008 年经济衰退期间都经历了价格飙升。按照 SuperWorld CEO Hrish Lotlikar 的说法是,线上、虚拟的社交、资产,开始被人们认真考虑了。当然这个原因我认为略微牵强了。
  • 随着 DeFi 的发展,NFT 小众市场在基础设施上也有所进步。创作者们借助于区块链技术和 NFT 的现有探索,可以发现新的方式,和关注者、粉丝互动,将自己的成果变现。

NFT 有何特点

那么疑问也随之而来:诸多的 NFT 卡片不外乎就是一张图、一幅画、或者一段视频,任谁都可以仿造复制,NFT 的价值在哪里?

尽管人人可以复制,正如一幅梵高画作人人也都可能可以分毫不差的仿作,但是原作跟仿作、正品与山寨,借助于 NFT 或者说背后的公开账本,使得区分和追踪所有权,更为容易。

IP 很重要。NBA 跟中国足球同样发布收藏系列,哪怕都是正版的,你选哪个?我想,许多人应该会选 NBA 吧? 情怀因素,在 NFT 上有时候确实值得溢价。

限量发行,尽管这不是一切的灵丹妙药。炒鞋的核心,源于限量,奢侈品的鼓噪也和限量分不开。物理世界中的限量,有时间因素的筛选,有人为的控制,而 NFT 的限量发行,却全靠发行方的勤勉经营了。虽然私自增发不是不行,但区块链是有记忆的,比互联网更方便。

与之相关的, 来自于无法篡改,或者几乎是无法篡改。对 NFT 而言,元数据中表明的版本号、Mint 编号、藏家,也都很重要。古董行中的规矩,同样画作收藏者不同,身价相去可以数以万倍计,NFT 尽管尚未发展出专业的品鉴市场,因公开账本的不可篡改,链上流转的记录,也会因为藏家的名声地位,而有所差别。

其实 NFT 未必一定是值钱、一定用来收藏,还有部分场景下, NFT 是拿来用的,有自身的使用价值,如域名或者以之映射物理世界中所有权的凭证,也是 NFT 的用途。

此外 NFT 的非同质化尽管被强调许多,但是别忘了它也是个 Token,Token 可以做的,NFT 一样能做。全球可交换、交易,加上逐渐完善的市场创建和激励,其实理论上可以做到万物皆可 NFT,刺激更多创新的场景出现。

许多 NFT 收藏者们认为可以将 NFT 跟真实世界结合。以 NBA Top Shot 为例,我们可能会看到 NBA 球员为 NFT 持有者们提供场边座位和见面会等参与方式。至于 NFT 门票,也是很自然的使用情景。

三、 NFT 生态初窥

这里仅列出部分较为典型的类型,供读者参考。

粗略将关注的 NFT 领域的项目,分为如下几类:

  • 公链层
  • NFT 交易平台
  • 一些代表性项目
  • 工具篇

底层公链

Ethereum、WAX 和新兴的 Flow,是要重点关注的三个公链平台。除此之外,币安、火币、和正在公测中的 OKEx 公链,也会推出来自己的 NFT 系列的项目和玩法。

以太坊是 NFT 大本营,NFT 的现阶段依赖于两者:

  • 发行 IP
  • 资金所在

直白说来:发行方有号召力,有消费者/收藏者能买单。两者关系在于,发行方的 IP 够大,足够吸引圈外的力量,对于公链的依赖程度就较小,甚至可以自己在一条不算有历史积累的链上,迅速创建自己的影响力。当然 Flow 本身的发起者 Dapper Labs 是首个 NFT 项目加密猫团队,发行方的 IP 和公链的 IP 可以更好契合,资本方也很容易买账。

而以太坊作为 NFT 基础设施的不足之处尽管显而易见,但是由于以太坊生态拥有最大的用户生态,人和钱都沉淀在此,NFT 交易自然也会更容易起量。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Flow 公链除了交易容量等显而易见的提升外,在新用户登录使用上也下了些功夫,更容易吸引圈外用户。如上图所示,Top Shot 用户登录时可以使用传统的邮箱或 Gmail 登录的方式,降低门槛,毕竟 NBA 等收藏卡类往往要依赖于粉丝群体的支持。

WAX 链表现也不错,是国内相对关注较少的 NFT 公链,近来的币价也强势。先后迎来了GPK、街头争霸、Atari 等合作方,且 WAX 项目方手里也在收藏卡领域有长期的沉淀,合作方的手里有若干知名 IP 供使用。按照 CryptoSlam 的统计,最近 30 天内排名前 20 的项目里,过半数为 WAX 上的项目。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WAX 和 Flow 相似,目前收藏卡牌类占主导,在用户引导上有做出圈的努力,尽管对于国内用户来说,还有不少有待完善之处。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交易平台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以太坊上,Rarible、OpenSea、SuperRare、Nifty Gateway 是相对知名的平台。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SuperRare 和 Nifty Gateway 采取准入制,创作者们要通过白名单审核后,才可以发行 NFT。Nifty Gateway 除了支持加密货币之外,也有法币入金渠道,支持信用卡购买。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OpenSea、Rarible (平台代币 RARI) 则允许人人可以自行创建发行 NFT,平台也提供了工具套件,帮助用户创办 NFT和上架发行。OpenSea 支持 ETH、DAI、USDC 等支付方式。OpenSea、Rarible 的平台活跃度相对要高一些,而 SuperRare、Nifty Gateway 则走了高客单的路线。

WAX 区块链上,Atomic Market 的表现突出,一方面来自于 Atomic NFT 协议的易用,另一方面也跟 Atomic Market 上举办 NFT 收藏卡牌发行活动的方便易用有关,和 OpenSea 及 Rarible 类似,提供了 NFT 创建工具,让任何人可以创建自己的 NFT。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在 Flow 链上,VIV3 是首个交易平台,该项目刚创建不久,预计仍处于测试状态。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项目举例

NFT 的影响力,跟 NFT 持有者和气氛组的努力分不开关系,也由于当前的发展阶段,并没有什么非常完善的平台可对所有项目进行完全公允的评价。CryptoPunks 和 CryptoKitties 作为 NFT 项目鼻祖,如今仍然活跃度不减,尽管整体 NFT 市场仍然是 2:8 甚至 1:9 的金字塔模式,小众市场的发育,尚需要时间。

按照 OpenSea 的分类,可以将项目分为七大类:

  • 艺术品
  • 虚拟世界类
  • 交易卡
  • 收藏品
  • 球星卡
  • 功能类 NFT
  • 域名

NFT 领域中的项目每天都有新增和变化,这里仅举一些例子,方便读者参考,难免会错漏。

CryptoPunks 是最早的 NFT 项目之一。过去七天交易量为 41,908,327.76 美元,在 CryptoSlam 的统计中位居第二,交易单价颇高,只有 250 位交易者。通过实时的交易数据可以看到,更多的是情怀(chaozuo) 和收藏的因素主导了该市场。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Axie Infinity 的链上交易还算活跃,过去 7 天交易总额有 55% 的增长量,是一款收集、饲养各式各样稀奇古怪小生物的链游。除了普通的收集属性,Axie 还增加了独有的战斗属性,成为了最早能战斗的 NFT 宠物之一,算是开辟了一个小众的市场门类。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Hashmask 引入了 NFT + 盲盒的玩法,玩家具有命名权,给总供应量为 16,384 枚 NFT 的个人肖像命名,玩出了行为艺术的 feel。所有 NFT 的一级市场发行全部售出,共筹集到 10,243 枚 ETH。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NFT 指数基金或共同基金的做法,也有探索,如 NFTX(https://nftx.org) 和 WhaleShark。

NFTX 这个项目的特点是让使用者将持有的 NFT 转换为 ERC20 代币,在 Uniswap 等平台交易。按照项目方介绍,针对的目标用户是没时间了解 NFT、但是又想参与其中的玩家。以 CryptoPunk NFT 为例,NFTX 假设用户会在 Uniswap 上交易 PUNK 代币(锚定 CryptoPunk NFT 的代币),而不会在 NFTX 网站上铸造 PUNK 或是将 PUNK 兑换成 Cryptopunk NFT。这样一来,用户就可以交易 ERC20 格式的同质化代币了,同样参与到了 NFT 市场。

NFTX 是一个有趣的探索,不过具体的定价和流动性的维持等机制上的设计都会影响该模式是否可以长期持续。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WhaleShark 是 NFT 的头部收藏者,以自己的收藏品为基础,发行了社交货币 WHALE,也分享底层 NFT 的价值增长,并且围绕 WHALE 也创建起了创作者生态,可以让创作者们在 OpenSea 上用 WHALE 代币为其作品标价,WHALE 也会孵化创作者。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查阅工具

这里附上一些查询工具,供读者参考。

CryptoSlam 是统计相对全面的数据平台,一些新项目也会快速列入统计范围,方便对比查看。在收藏品系列中,也做的很详细,如下图所示。地址:https://www.cryptoslam.io/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Nonfungible、DAPPRadar、http://DAPP.com 、DAPPReview 等网站,提供了具体项目的数据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因为统计口径不同,同一项目在不同网站上的数据会有较大的出入。

NFT 为什么火了?有哪些机会与风险?

四、 参与NFT 的一些常见风险

这一部分,我们来谈谈常见的一些风险。

NFT 本身是个高风险市场,尤其是在加密收藏品领域。随风而起,也随时可能随风落定,风落潮退,若不留意,困于高山浅滩者,将不计其数,简称:接盘侠。

首当其中的是作假:冒牌,以及假限量、真增发。和代币发行一样,NFT 发行后也不乏伪造者,毕竟 NFT 的内容载体是公开的,复制伪造的成本几乎为零。在 OpenSea 等公开市场上,尽管有了预先审核、后续举报等等可能的措施,但是仿冒者仍然不断,一不小心就着了道。仔细确认好发行方账号和 NFT 记录,是不可偷懒的功课。

另外一种,表面上数量有限,实际上浑水摸鱼、偷偷增发或者变相出新系列新瓶装旧酒、稀释已有市场的做法,也并不是没有。

其次,NFT 的价格波动风险。BTC 的价格波动大, NFT 的波动,不妨乘以百倍。

最后,永远不要忘记,这是个太新的市场,信息成本过高,市场上博弈双方力量严重不对称,尤其是在加密收藏品方面。坦白说,我们绝大部分人除了随风炒作,挺难具备专业鉴别的眼光,往往成为局中困兽。

五、 小结

NFT 尚处于早期。随着市场、社交网络、展览、游戏和虚拟世界等数字体验的建立,它们的使用场景可能会增加,当然也可能会消失。加密货币市场盈亏有时,涨落不断,NFT 自然也如此,甚至更为剧烈的波动。

本文尝试从多个角度分享一己之见,还请读者指正。文中提及的项目,均为提供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1、《NFT 最快入门指南,新人快速进阶宝典》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译文)

似乎一夜之间,NFT 火了,正如大半年前 DeFi 异军突起,「以太坊生态外溢」成为了当仁不让的年度热词一样。NFT 和 DeFi 的大本营–以太坊,也更忙碌,更拥堵了,像上下班高峰期的一号线。

今天分享来自 ConsenSys 的文章,一起看看备受期待的以太坊 2.0 怎么样了?

忙碌的以太坊,进行中的 2.0

使用以太坊铸造 NFT,成为艺术家的流行玩法。伴随 NFT 的热浪,一个问题,一个持续了 5 年的问题,也被热切地提了出来:以太坊何时会关闭高能耗的工作量证明共识机制,并用权益证明取而代之?

好消息是,自信标链于 2020 年 12 月上线以来,如果纯从技术上讲,权益证明(PoS) 已经实现了。超过 10 万的活跃验证者,总共注入了 340 万 ETH 到以太坊 2.0 之中(约合 63 亿美元)。

这个新的 PoS 系统是以太坊 2.0 整体网络升级的一部分,目前正在顺利运行。那么,以太坊生态何时能从中受益?

集市模式,开源共建和路线图

ConsenSys Eth2 客户端 Teku 的产品负责人 Ben Edgington 于 2019 年写道:以太坊的“集市”发展模式,将在 2020 年获得回报。

“大教堂与集市”,是 Eric Raymond 关于开源运动的一篇经典文章,写于 1997 年。文章认为, 如果参与软件项目的开发者广泛, 可能看起来混乱和吵闹, 但最终,会产生更有效率、更神奇的设计结构。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Linux 是市集式软件开发模式的最佳例子,正如 Ben 所指出的,(以太坊)“也没有太多的路线图。”

以太坊 2.0 遵循了这种“集市”模式:来自世界各地的工程师可以参与开发人员的开发会议,通过 GitHub 提交问题,在以太坊论坛上发表想法。或者他们可以把自个的不满意见甚至抱怨发到 Twitter、Telegram 或 Discord 上。讨论无休无止。

对 Eth2 路线图的修订(按照程序员习惯的话来说),这是个特性,而非 Bug。

2020年,我们试图用线性的方式来描述路线图。阶段 0,将启动 PoS 的信标链。ok,完成了,打勾。

阶段 1,将实现分片链。阶段 1.5,将把原来的 PoW 以太坊区块链与新的 PoS 链合并。

阶段 2,将尝试在这些不同的分片之间进行数据通信。

那么,现在有啥变化?

Rollups 和 Layer2

Eth2 的开发社区未曾预料到,Rollups 等 Layer2 解决方案的发展竟然如此迅速。Rollps 是一种 Layer2 技术,它减轻了区块链的计算和存储负担,并使用了刚好可以从其安全保障中获益的链。

目前,一些热门流行的 DeFi 协议开始在 Layer2 上测试他们的应用,其中一些已经可以交换 ERC-20 代币了,也有了超过 2.5 亿美元的锁仓。比如衍生品 DeFi 平台 Syntix 宣布,SNX 的抵押,将运行在 Optimism Rollup 上。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按照 Synthetix 的报告,gas 成本降低了 143 倍,交易确认时间只需 0.3 秒。Uniswap 也曾展示过使用 Optimism 的方案(基于 Optimistic Rollup 技术) 带来的用户体验改进:gas 成本降低了10-100倍,交易确认只需闪电般的 139 毫秒。Optimism 的主网,也计划在三月份上线

Rollups 现在成为了以太坊 2.0 路线图的核心部分,这意味着实现分片链就不那么着急了,可以等待。这也意味着:将以太坊从 PoW 转移到 PoS 的过程可能会更快,也许今年就会发生。

可执行的信标链

2020 年年末,ConsenSys 的 Mikhail Khalinin 提出了一个新想法。他认为,以太坊 2.0 可以使用信标链作为执行环境。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简单地说,这意味着将以太坊主网直接构建到信标链上,有效地为以太坊未来的所有交易开启权益证明(PoS 机制)。额外的好处是,转移到 PoS 对当前 dApp、工具和用户的干扰最小。我们只需要关掉 PoW 模式就可以了。

Mikhail 和 以太坊基金会的 Guillaume Ballet 一起,在今年2月的 Eth2 核心团队在线研讨会上展示了一个模型,如下图所示。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从那以后,该提案收到了与会者、研究人员和其他客户团队的反馈。模型也在 2 月 19 日的以太坊所有核心开发者会议上进行了讨论,这意味着它不再仅仅属于 Eth2 讨论了,而是成为了更广泛的以太坊协议开发的一部分。

最近,Mikhail 提交了一份关于 Eth2 开发说明的 GitHub 合并请求,以创建一个由信标链驱动的以太坊主网版本,基于 PoS 机制,这标志着以太坊将共识升级为 PoS 的发展,又迈出了一大步。

这一升级影响巨大,而合并请求的审核和通过,需要花些时间,因为有若干验证工作要完成,也需要运行更多测试以及其他修订。

如此重大的升级将意味着对 Eth1 客户端进行修改,并需要得到客户端团队开发人员进一步的反馈(译者注:并非一定会通过)。对于 dApp 开发人员来说,也可能会有一些小的 JSON-RPC (用于获取和提交交易信息)的变化。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同样在最近的 Eth2 开发者会议上,Danny Ryan 则建议取消合并请求,以便更快地实现 PoS。他建议,“可能会排除验证人赎回方面的开发”,而将更新留到 3-4 个月之后。

不过,技术上的挑战只是一方面。考虑到最近矿工对 EIP 1559 的的争议,也许最复杂的社会问题是:当前以太坊的 PoW 链与 PoS 链“对接”的时刻,将充满麻烦,可能需要对矿商进行一些激励直到完成合并之后。

对于整 个 Eth2 协议而言,创建一个可执行的信标链将大大降低跨分片通信和事务的复杂性。这现在成为了 Layer2 协议的重点领域。

Polygon (原先的 Matic Network) 等已经在多个兼容 EVM 的网络之间建立了桥梁。Vitalik Buterin 最近还发布了一个提案,提到如何在两个使用了不同 Rollup 协议的应用之间在保持兼容性的同时能相互交互。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NFT 及对环境的影响

不可否认,全球变暖是我们这一代要面对的危机,每一项技术都必须要采用辩证视角去审视。

艺术家们将继续进行伦理思考,决定是否采取使用了 PoW 的系统发行 NFT,甚至也有艺术家提供了方式,让用户可以用碳信用积分(证明自己降低了二氧化碳消耗的信用积分)来获得他们的 NFT,但是,“PoS 马上来了”,这有可能不再成为众人调侃的梗。

通过加速升级至 PoS 机制,我们可以更好的降低以太坊的能源消耗,当然了这也要花一些时间和功夫,开源的项目讨论,正在进行中。

以太坊 2.0 最新进展,PoS 时代何时到来?

来源: Sterling Crispin

小结

本文分享自 ConsenSys 对以太坊 2.0 进展的总结和思考。以太坊 2.0 的 PoS 进展,或许会被预想的来的更快,如果文中讨论的方案最终得以实现的话。随着三四月份 Rollup 等方案的上线,更多的 DeFi 或应用采取这些 Layer2 的扩展,今年 Layer2 也将会成为不可忽略的明星赛道。

扩展阅读:

1、《四种主流 Rollup 方案及热门 DeFi Layer2 进展盘点》

2、《Rollup割裂以太坊生态,V神、Matic、Celer等想怎么解决?》

翻译:荆凯

来源:https://media.consensys.net/proof-of-stake-is-coming-to-ethereum-sooner-than-we-think-71dd210157ea

译文首发于:区块链研习社 https://www.chainclub.cn/4921.html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在以太坊的一众竞争者之中,币安交易所于 2020 年初发起的币安智能链 (BSC) 经过一年的发展,几乎无论从哪些指标分析,都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

BSC 的生态发展如何?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尽管包含机器人部分,但从二月初至今 BSC 的用户发展可以称得上爆发式增长。

如上图所示,2 月 14 日总钱包量为 206 万个,半个月后这一数字为 5770 万,增长了 27 倍。

BEP20(对标 ERC20 的 BSC 代币标准)代币的每日转账数据,也反映出类似的趋势。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从 DeFi 项目用户量看,BSC 的代表项目 Pancake 和 Autofarm 表现亮眼,俨然进入了 DeFi 第一梯队。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以锁仓量为标准衡量,对比各链上 DeFi 项目表现,根据 DeBank 的数据,PancakeSwap 和 Venus 这两个来自于 BSC 的项目,也引入前十。其中 PancakeSwap 的锁仓量超过了 Uniswap。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本文是写给 BSC 给初学者的一份入门参考,仅为提供信息之用,不构成投资建议。且新项目会存在高风险,提醒各位读者需要谨慎选择,做好功课。

一、币安智能链与币安链有何不同? 

从币安提币时,币安链和币安智能链这两个概念容易混淆。两者都是币安交易所创建,币安链专注于转账交易场景,其灵活性不足以支撑 DeFi 或 NFT 等更复杂场景,因而在 2019 年上线了币安链之后,2020 年上半年,币安开启了币安智能链(BSC),并于 2020 年 9 月份正式上线。

简单来说,如果想参与 BSC 项目,从币安交易所提币,需要的是币安智能链 (BSC) 的地址,而非币安链的地址,两者是相互独立的两条区块链。

BSC 是以太坊的同构链,支持 EVM (以太坊虚拟机),现有的 DeFi 或以太坊的其他 DApp 、工具都可以无缝迁移。这一点,HECO 和 OKEX 的做法并无不同。

BSC 的运行机制

币安智能链采取了称之为 PoSA 的 PoS 机制的变体作为共识机制,区块处理时间三秒,参与者需要抵押 BNB 成为验证人/出块人,和 EOS 一样,设置了21个出块节点。出块节点的收益只来自于交易手续费,而并非像许多 PoS 链一样,来自于代币通胀。

在 BSC 上除了原生代币 BNB 之外,使用 BEP-20 的代币标准,对标 ERC20。为了兼容币安链,在 BSC 和币安链之间的代币转账也是支持的。

为何 BSC 发展值得关注?

赋予 BSC 吸引力的,是 BSC 发起者的币安交易所和一众 BSC DApp 项目在过去半年时间内形成的协同效应:币安提供的资金、用户等资源的扶持,早期项目的造富效应吸引用户参与,完成了冷启动。

用户的到来对项目方的吸引能力逐渐抬升,尤其在以太坊拥堵、gas 费高企不下,吸引了大量小易用户和亟待扩展用户群的项目方。BSC 由于良好的发展节奏,尽管仍在发展初期,却已经形成了自强化的小生态。

二、如何了解 BSC 上的信息?

BSCScan

EtherScan 团队创建了 BSC 版本的区块链浏览器,地址见: https://www.bscscan.com/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和 Etherscan 同样的使用界面,并不需要额外的学习门槛。查询区块、交易信息、代币持有者信息等,都可以使用。

DeBank、DappRadar 的 BSC 版本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DeFi 数据平台 DeBank 列出了 BSC 生态中的一众项目,锁仓量、用户数及项目简介,均可查看,可看作是 BSC dApp 的精选版。3月份,DeBank 也上线了 BSC 版的 DEX 免费比价交易功能,集成了 PancakeSwap、1Inch、BakerySwap 等多个 Dex 应用。地址见:https://debank.com/projects?chain=bsc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DappRadar 也是另一个常用的 Dapp 导航站,可以查看 BSC 上的相关项目信息。相比 DeBank 而言, DappRadar 上列出的 BSC 项目更多也更杂。

此外 DeFiStation (https://www.defistation.io)和各个钱包的 dApp 浏览器,也是了解 BSC 上项目的不错的渠道。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BSCPad : BSC 新项目 IDO 平台

每一条区块链生态,或早或晚都需要产生一个或多个 Lanchpad 供新项目发行上线使用,无论你对 IXO 的感觉如何,这都是新项目进行早期启动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BSCPad 是 Binance 智能链网络的第一个去中心化 IDO 平台。按照项目方主张,BSCPad 希望建立公平的去中心化 IDO 方式,用一种包容性和低准入门槛的方式来激励和奖励所有代币持有者。

不同于其他的 IDO 平台采取先到先来的方式,容易引发机器人哄抢,BSCPad 的特点是采取了双回合的系统,第一轮,保证每个层级都有一定的分配量,雨露均沾分配给所有的参与者。而第二轮,则采用了先到先得模式。地址见:https://bscpad.com/

第一轮,是根据用户的代币锁仓量不同,分配不同的配额,让用户可以按照固定的比例购买。这一点,跟币安交易所现在采用的 LaunchPad 很接近,只是 BSCPad需要用户持有自己的平台代币 BSCPad,而币安使用的是 BNB 在 CEX 上进行新项目发行。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不过光是持有代币还不够,还需要进行 KYC。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第二轮,会在第一轮结束后仍有剩余的情况下开启,会以先到先得的方式进行。

目前在平台上进行 IDO 的项目,有如下这些。 对于新项目感兴趣的读者,不妨关注下 bscpad ,作为一个信息了解的渠道。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三、如何开始使用 BSC

使用 BSC 上的应用,首先得有个钱包。如前面所说, BSC 采取的是以太坊的同构方式创建区块链,意味着以太坊生态下的钱包体系,支持 BSC 其实门槛不算高,也正因如此,BSC 的支持钱包并不在少数。这部分仅列举常见的一些。

浏览器插件钱包

MetaMask 是最常见的以太坊钱包,使用 BSC 时候也仍然是最常见的方式之一。唯一需要更改的是,需要在 Metamask 之中设置自定义网络为 BSC,具体配置如下: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币安链钱包也是一款常见的 BSC 浏览器插件钱包,使用方式类似,还可以绑定币安交易所账号。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手机钱包

手机钱包的选择就更多了。笔者常用的是 TP 钱包,麦子钱包,以及币安所支持的 Trust Wallet 这三款。除此之外,还有 Bitkeep, ONTO, Safepal, Arkane 等多款钱包也可以支持 BSC 链。

如何获得代币?

从币安转账到 BSC 有两种方法:

  • 提币时选择 BSC 的地址,填入你钱包中的 BSC 地址。
  • 或者,通过 Binance Bridge 来转账,包括以太坊、TRON、BTC、USDT、ATOM 等,都有自己的对应锚定代币在 BSC 上。地址见:https://www.binance.org/en/bridge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四、有哪些项目值得一看? 

看项目看头部,放在哪个生态上都是正确的。目前 BSC 主要聚焦在两个领域:DeFi 和 NFT。接下来的部分,我们从 DeFi 和 NFT 两个赛道,速览一些头部和热度较高的项目,方便大家对 BSC 有个基础了解。

PancakeSwap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PancakeSwap 是一个 Uniswap 的 fork 项目,在 BSC 上线,由于挖矿激励的刺激,交易量暴增,如今锁仓量超过了 Uniswap,这也得益于 BSC 所提供的基础设施,能让用户低门槛使用,不必支付高昂的 gas 费。当然,这种现状能够持续多久还有待观察,不过在代币流动性挖矿激励下带起来用户,以及随着用户的涌入增加了更多有趣的项目迁移至此,或许是一个理想的结果。

通过 PancakeSwap ,除了交易代币、参与做市获得奖励之外,可以参与抽奖、赢取 NFT,也可以参与代币的 IFO(跟以太坊生态中用户通过 Uniswap 参与代币首发类似)玩法多样,是了解 BSC 不可忽视的头部 DeFi 应用。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PancakeBunny

和 PancakeSwap 相关的一个项目,是 PancakeBunny,作为收益聚合器,用户在 PancakeSwap 之中做市所得到的 LP 代币凭证,可以进入放在 PancakeBunny 产生自动复利收益。据报道,之后会通过跨链,实现 BSC 和以太坊之间的共同挖矿。伴随PancakeSwap 的爆发,Bunny 的用户量和锁仓量也有明显增长。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1inch、DODO、IDEX、Multichain.xyz

以太坊上的一些 DEX 除了在以太坊上部署之外,也支持 BSC 链,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1Inch。1Inch 是以太坊上前排的 DeFi 聚合器,在接入了 BSC 之后,原先的优势可以得到更好的发挥。毕竟在 BSC 上更低的交易成本,让因为聚合器的合约复杂度提升带来的交易成本的影响会更低,更能够发挥出来 1Inch 在获取最优交易价格这方面的优势。

Multichain.xyz 这一跨链桥应用,桥接了以太坊、BSC、Fantom、Fusion、Heco、Polygon 和 xDai 等多条区块链的生态。

Venus :对标 Aave 的借贷协议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Venus 提供了去中心化的货币市场,你可以以算法设定的利率借入和贷出 BEP-20 代币。

用户可以存入闲置资金,或者将它们作为抵押物借款,参与挖矿。Venus 还支持名为 VAI 的去中心化稳定币,它由一篮子加密资产支持。可以把 Venus 想象成 BSC 上的 Compound 和 MakerDAO 的混合体。地址是:https://venus.io

去中心化借贷协议,除了 Venus 还有 Cream Finance 和 Unit Protocol,不过热度不及 Venus。

AutoFarm : BSC 上的机枪池

Autofarm 支持 BSC 跟 Heco 两条链,是对标 yEarn 的自动收益矿池。

Yieldwatch : 对标 Zapper 的一站式 DeFi 门户

Yieldwatch 能让用户能查看到自己账户里的参与 DeFi 的项目和详情,不过该项目上线没多久,目前只是支持挖矿的信息显示。地址:yieldwatch.net

五、BSC 的 NFT 生态 

NFT 是 BSC 生态中的另外一个重磅赛道。限于篇幅,这里仅针对几个重点项目进行概览,作为参考。

Alice:My Neighbor Alice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这款类似虚拟人生的游戏,还未上线,看了下游戏的 Demo, 无论画面、音质和体验,都可以称得上是一款很不错的游戏了,期待上线之后的表现。Alice 加入了资产代币化的玩法,在游戏内的通用代币为 ALICE,可以发行限量 NFT,并有锁仓、质押挖矿等玩法,目前 NFT 已经开始销售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游戏在 Steam 上线了删档试玩版;区块链版本也会上线 BSC。地址见:https://www.myneighboralice.com/

BakerySwap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BakerySwap 不只是 NFT 交易市场,更是一个综合市场。代币交易、挖矿、NFT创作、IDO 等,几乎无所不包。DeFi + NFT 的联合玩法,玩得比较溜,质押 NFT 获得代币,或者质押代币获得 NFT 的联合玩法,在这里也有。

用户也可以自行创建 NFT,然后发布至 Bakeryswap 上交易。地址见: https://www.bakeryswap.org/#/exchange/new-artworks

Seascape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据报道 Seascape 的首款游戏《皇冠马戏团》(Profit Circus),在 BSC 和以太坊同时上线不到一个月,玩家数超过 1 万,交易笔数超过 5 万,游戏内总锁仓价值(TVL)超过 1000 万美元,铸造的 NFT 超过 15,000 个。

除了作为游戏之外,DeFi + NFT 的混合打法,也是 Seascape 的一个特点,老游戏的 NFT 可以在新游戏中重复使用。Seascape 希望提供的是一个游戏 DeFi + NFT 的综合平台,野心不小,也得到了包括币安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支持。

限于篇幅,其他的 NFT 类项目就不再展开了。

六、BSC 的发展思考 

需要承认,BSC 仍然是一个中心化程度较高的项目。不过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CeFi + DeFi,是如相互助力的?或许在 BSC 这里,提供了一个可供观察的样本。

BSC 的发展轨迹,有几点因素,我认为值得一提。

首先,BSC 协议得到了币安交易所的大力支持,生态发展的扶持是要花钱的,且花费资金量并不在少数,这一点某柚社区可以作为反例。

BSC 入门指南:概览 BSC 常见问题和代表项目

在 BSC 上的多个协议开发,得到了币安交易所提供的孵化基金支持。智能链上线不久,币安也提供了大约 1 亿美元的项目扶持基金,支持他们认为可以给币安生态带来益处的项目。

其次,以太坊的费用和网络问题,给 BSC 这类侧链平台以弹药。牛市爆炸式增长的用户热情,以太坊目前的状态,容不下,外溢至 BSC 等公链是自然而然的。随便一笔交易就要花去几十上百元,小散吃不消,只有大户们可以挥金如土。

币安 BSC 兼容以太坊,迁移不过是重新部署合约,对开发者的门槛很低;交易费用方面,也可以认为几乎不存在,确认速度又快,尽管存在中心化的诟病。小额转账和交易,在 BSC 找到了自己的土壤,这也是 1Inch 等以太坊上应用扩展至 BSC,以及多个项目方开始采用双链上线项目(ETH + BSC) 的原因之一。

最后,得益于交易费的大幅下降,以及在新链初期的拉新投入,BSC 上 DeFi 项目的挖矿收益颇具吸引力,这也是最近 BSC 发展迅猛的催化剂。

七、小结 

三大交易所各家公链均在发展,在笔者看来,从这三者之中择优,我认为 BSC 目前处于领先地位, HECO 和 OKChain 的追赶,怕是有些吃力。BSC 的发展刚从早期的积累阶段进入到增长阶段,从前文的数据也可以看得到,刚刚越过早期的拐点,在牛市的行情加持以及类似 Alice、Dego 这类代币造富效应的驱动、Cake APR 的刺激下,我认为 BSC 的增长,仍大有可观。

尽管如此,对新的智能合约平台进行攻击的示例,我们见得太多了,从 EOS 早期的疯狂提款机,到 DeFi 中各类见怪不怪的黑客攻击案例,在 BSC 上我们也会见识到黑客们的威力,许多新项目方,也注定会遭受一轮打击,从中知晓敬畏。

BSC 脱胎于 Ethereum,这也就意味着许多的以太坊生态中的漏洞、缺陷、智能合约方面的限制,在 BSC 上也不会免去,而目前黑客对 BSC 上项目的攻击报道尚未见到明显的报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来。

这里还是为了提醒读者,尽管 BSC 的生态发展如今已经颇见起色,但无论是以太坊生态,还是 BSC 等新兴智能合约平台,在看到利润和新奇的同时,也当时刻敬畏风险,避免遭受重大的损失。

本文难免挂一漏万,不作为对任何项目的推荐或背书,仅为提供些参考而已。

【观点】从协议下沉角度看,以太坊是支撑 DEFI 的底层盆地

 

出处: 区块链研习社,译者:荆凯

译文原链接: https://www.chainclub.cn/3862.html

原文发布于 Bankless.subslack.com

在货币金融领域,以太坊是全球公共物品 (Global Public Goods) 的平台。

将诸多协议的关系描述为协议池,不同的协议根据密度不同,会在协议池中占据不同的深度。

在这篇文章里,我谈到了随着时日推移,应用程序如何从金融实验,进化为永不停歇的全球金融平台,服务所有人。程序的使用者越多,密度越大,在协议池中就下沉越深。而在协议池的底部累积得越多,以太坊的引力就越强。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协议下沉

在协议下沉的论文中,我用一个模型描述加密系统生态发展成熟时的场景。

如果一个协议在去信任化、无需许可、可信中立性这些方面表现越好,就越有可能发展成为全球性平台,也会因而吸引更大量的资本。创建平台所用到的协议,也会变得更重,沉降到协议池的底部,因为越多人使用协议创建应用,协议的密度就越大。

像 Uniswap、Compound 和 Maker 这类协议,可以称之为 Web3 DeFi 协议。Web3 DeFi 协议能够在应对攻击的长期争斗中会存活下来、获得反脆弱性,使得他们能够突破 Web2 应用程序的规模限制。

如何预测协议的走向?可以通过两个核心特征来评估:效用和攻击面。

效用

协议的效用在于为用户提供的价值,以及为了促进人们接受和使用协议所产生的激励。协议的效用,表现在能够产生激励,让用户将资金财产存入到协议的合约之中。存入的资产总值,就是我们常说的 DeFi 协议中的锁仓价值。

如何衡量协议效用?对于有代币的协议而言,可以用协议代币的市值来衡量,或者用合约内的锁仓资产总额来表示。

攻击面

协议越容易被攻击、被滥用、被操控,协议的攻击表面积就越大。协议的攻击表面积是指协议在面临捕获、强制、破坏和利用时,协议表现出的脆弱程度。如果一个协议具有较大的攻击面,它可能会被捕获、胁迫或利用,以使某些人从中渔利,从而使协议的可信中立性失效。

协议的被攻击表面积越小,就越不容易将某一特定的群体的利益,置于其他人之上。如果一个协议的攻击面最小,那么,该协议就具备去信任化、无需许可的特征,具备可验证的中立性。这些品质,使它能够扩展到最大数量的用户。这样一来,协议就有可能获取到更广泛的用户,吸引更多用户存入资产到协议之中,协议就越厚重。

协议密度

要预估以太坊上协议或应用程序的密度,只需将协议的效用(它的有用程度)除以它的攻击表面积(被攻击的容易程度)。那些效用值强且不易被攻击的协议,将会沉入协议池的底部。密度越高的协议,下沉越多。

Web2 协议的密度限制

在 YouTube、Twitter、Facebook 等大型 Web2 平台上,我们看到了协议下沉的早期迹象,几乎所有的公司和企业在这些平台上都创建了账号,使用这些平台。

更进一步说,像 iOS App Store 和 Android Play 商店这样的平台位于协议池的更深层,因为很多公司都在这些平台上开发和发布自己的产品。像谷歌、Amazon、Apple、Facebook 或 Twitter 这样的 Web2 巨头公司,都位于协议池之中。

这些公司估值如此之高,是因为它们为其他公司搭建了平台。Web2 平台成为了全球基础设施,服务于所有人。无论是企业、个人,还是非营利组织、社会组织,都可以免费注册和使用这些服务。这些公司创建的产品提供了大量实用功能,成功创造了全球性的平台,获得了大规模发展。同时他们对用户在平台上的行为相对放任,对于用户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采取无为而治的态度。

Web2 运动的发展表明,我们用协议下沉模型所预测的相同结果的存在。像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YouTube 和 Medium 这样的全球性平台,具有非占用、非排他的特性,人人都可以使用。免费用户所创造的内容,为平台累积了密度;同时,这些平台可以无尽扩展受众群体。我们看到,这些平台获取用户和增长的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然而,作为一家营利性公司的产品,这些平台的规模受到了国家监管机构的限制。为了从广告商那里获得收入,公司会尽可能地从用户身上榨取利润。公司、用户、广告商三者之间,利益并不一致。平台规模有限制。

Web2 的发展,建立在密度更高的 Web1 层协议之上: TCP/IP、HTTP、FTP 是世界上构建/发现的密度最大的协议,它们代表了协议池的最底层。我们很少谈论它们,因为我们看不到这些协议。而且与 Web3 协议不同,TCP/IP 等 Web1 协议无法投资或从中获利。他们具有可靠中立性。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Twitter、Facebook、Youtube 提供了全球免费服务,为世界贡献了诸多价值,然而,他们毕竟是一家公司私有财产。这些产品将特定人群的利益置于其他所有人之上,并对用户加以限制和强制影响。

随着这些平台发展成熟,它们的垄断地位和偏见本质,也被人们所发现和谈论。事实证明,人们在审查内容时都会带上主观色彩,使得平台无法保持中立,无法成为公正的协议。此外,这些中心化的公司必须服从民族国家政府的法律规则。

这些平台,可以免费注册使用。它们提供了价值,它们也很有用处。然而这些平台的规模仍然有所限制,它们的自由潜力被剥夺,因为,中心化盈利性公司创建了这些平台。无论这些公司提供多少公共物品,它们所提供的价值,永远不足,难以沉入到协议池的底部。一家盈利性公司,会受制于政府监管和人类主观愿望的限制,想要下沉到协议池底部,难以做到。

这些平台上存在的偏见、对信任和准入许可的依赖,是其致命弱点,让平台的运营商成为靶心。为了在协议池中下沉更深,必须成为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全球性协议,不需要依赖中心化运营者来维护系统。协议,必须自治自主。

协议下沉理论,对未来的预测

协议下沉理论的核心预测是,为了向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中心化的企业和公司将自由地建立在去信任化、无需许可、没有偏见的协议之上。

因此,在协议池中,加密经济学协议注定会沉降到中心化公司的下层。基础的博弈论知识可以告诉我们,为了增加其对客户的价值,中心化公司如 Coinbase 和 Gemini 这样的加密银行,将利用底层去中心化协议的力量。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任何加密资产银行都可以通过帮用户获得 Dai 储蓄利率(DSR)的方式,改善其产品和服务。如果客户在加密资产银行账户中有 Dai, 就可以一键获得 DSR 提供的APR。加密资产银行之间相互竞争,但是没有一家银行,会跟 DSR 竞争,也没有一家银行因为加入了 DSR 会有什么损失。虽然 Coinbase 和 Gemini 是互斥竞争的,但是,他们都可以使用 DSR。这使得 DSR 具备扩展性,可以为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所使用。

以太坊上,任何协议或应用,都可以套用这一相同的模式:Maker, Compound, PoolTogether, Augur…

全球公共物品(GPG) 位于协议池底部

在全球范围内,空气、水、知识和互联网协议都是一样的,不会因管辖权的规定而改变。无论住在哪里,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同样那些去信任、无偏见和无需许可的应用协议,也能够被世界各地的公司、企业、银行和个人所使用。全球公共物品不响应(甚至不承认)民族国家的法规。

以太坊,为全球货币和金融公共产品提供了平台。

协议池:沉降池,吸引子和盆地

协议池 (Protocol Sink) 这个概念,可能对你而言略有陌生。我们多说几句。

在协议池 (Protocol Sink)  之中的“池”,并不是指你厨房里洗菜洗碗的池子,尽管他们有些相似。不过洗碗池之中,水会融合。而协议池之中的“池”,是一个定义了封闭系统边界和限制的环境,系统内部所有混乱、模糊的个体单元,他们的轨迹和结果都会受到影响。

“沉降池”迫使独立的、混乱的事物收敛到一个单一有序的可靠模型,结果可预测。

在数学概念里,吸引子 (attractor,或 sink) 是一个或一组条件,系统会从各种各样的初始条件出发,沿着这个方向演化。系统值如果足够接近吸引子的值,即使受到干扰,也会保持接近。随着时间的推移,无论初始条件如何,事物都会收敛于一个稳定的条件。事物聚集的地方(吸引子本身)实际上不是一个“事物”,而是许多独立事物聚集的突现位置。

下沉迫使独立的、混沌的事物收敛为一个可靠、可预测结果的单一有序模式。

除了池之外,另外一个词盆地 (Basin),我们也可以使用。下面是一张美国河流流域的地图。最值得注意的是,粉色的密西西比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盆地之一。任何落在粉色区域内任何地方的水滴都肯定会最终找到自己的去处: 密西西比河与大西洋的交汇处。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图中红色的圆圈是密西西比盆地的底部

如果说以太坊是盆地,那么以太坊应用程序就是其中的小溪、流和河流。货币资产和资本是水,流向下游。在协议沉降池的底部有一个吸引子,将应用程序和资产拉动,向其靠拢。

这个吸引子,就是对全球公共产品的普遍集体需求。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来源: Paul Salisbury, Techemy Capital

最近这张图在 Twitter上流传,它完美地表现了协议池的概念。在以太坊上的事物会收敛。在协议池中,他们相互合、共同下沉。这张图也说明了一点,以太坊不是一堆相互独立的应用程序,而是一个单一的聚合网络,由相互连接的应用程序所组成。

对具有用户创造价值的全球平台的需求无处不在,并产生了永恒的动力,促使人们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程序。以太坊成为了这样的汇聚点: 一个互联网平台,汇聚了在货币和金融领域无需许可、去信任化、没有偏向的若干应用程序。

以太坊提供的根本创新是什么?以太坊这个系统,为有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应用程序提供了免费的安全性和保护。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协议池

全球公共物品,位于协议池的底部。加密经济革命的基本假设是: 最终将在货币和金融领域催生一系列全球公共产品。

根据定义,全球公共物品是我们现有的可扩展性最好、最有用、最可靠和最持久的基础设施,而形成一个好的全球公共物品,跟推动一个协议在协议池中沉降,对协议质量的要求是一样的。

有两个特征决定了协议在协议池中所的位置: 攻击面和效用。

攻击面

攻击面这个概念,用来衡量协议是否存在弱点,是否容易被捕获/控制。简单地说,攻击面小就意味着协议没有中心点。信任、许可和偏见这些特征,可以决定协议的“中心”在哪里,以及捕获协议的难易程度。

去信任化

使用协议时,用户对他人的信任程度是怎样的?他人的自私动机,是否会影响到其他用户的结果? 是否有人违背用户的意愿或理解,从用户那里获取信息? 如果信任不存在问题,那么在协议池中,这类协议就会沉降。

无需许可

协议是否人人可用?有人可以限制或审查协议的使用吗? 是否存在管理密钥,可以为一组特殊的用户提供特权? 如果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使用协议,没有人可以审查其他人,那么在协议池中,这类协议就会沉降。

可靠中立性

协议是否偏向任何特定用户或实体,提供给他们的好处是否高于其他用户或实体?一个人或实体从协议的成功中获得的利益是否超过公平?如果协议足够公平,那么在协议池中,这类协议就会沉降。

效用

效用,用来衡量协议提供给世界的价值。协议更有用, 就会有更多的个人、企业和实体在它上面构建价值。

如果协议的效用值高,更多的资产和价值会存入到应用之中。所产生的大众效应会增加协议的密度。如果协议具备效用,在协议池中也会沉降。

协议池的光谱

上面的每个特征都有自己的分布范围,或者称之为分布光谱。就攻击面和效用而言,应用程序的评分可以在 0 分到 100 分之间。此外这些特征的“总分”说明了该协议相对于其他协议的密度。这个评分系统主要是用作说明的目的,用来让协议沉降池这个比喻更为清晰。我将在本文后面将其称为“GPG 分数”,也就是全球公共物品分数。

资产和应用

协议池理论,不仅适用于以太坊上的应用,对于资产而言也同样适用。在以太坊上,资产是应用程序。不是所有的应用程序都有代币,但所有的代币都对应了应用程序。以太坊上的应用是由智能合约和地址来定义的。

以太坊上一个合约就是一个应用。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在上面的玻璃容器中,我们有密度不同的液体和固体。像液体一样,固体在协议沉积池中找到它们与其自然密度相对应的合适位置。GPG 的分数适用于资产和应用程序。

什么是公共物品?

维基百科的定义是:

经济学上,公共物品具有非排他、非竞争的特性,很多人可以一起使用,某个人使用了该物品,也不会让其他人没得用。人们不会因为没有支付而被排除在外,不会因为未付款而不能使用该物品。这与共同物品 (common good) 不同,后者如海洋中的野生鱼类的例子,虽然具有非排他性,其他人也可以获取,但是共同物品是具有竞争性的,如果捕捞过度,这些鱼就没有了。

非排他性

如果一种商品,人们未付款就无法使用,那么它就是可排他性的。如果不能阻止非付费用户使用某个商品或服务,则该商品或服务是非排他性的。

非竞争性

如果一个消费者的消费阻止了另一个消费者的消费,或者一方的消费降低了另一方消费该商品的能力,那么该商品就具有竞争性。就任何生产水平而言,如果向个体提供该商品的边际成本为零,则该商品被认为是非竞争性的。

公共物品用得多,也不会枯竭。空气、水、阳光都是公共产品。你听广播,并不妨碍其他人听广播。路灯为你照路,其他人不会因此黑漆漆走路。

和所有事物一样,公共物品也有范围。溪流湖泊是公共物品; 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它们,而且它们很难耗尽。然而,它们是可以被消耗掉的。

虽然它们具有“抗耗竭”,但人类物种的规模发展表明,人类有能力将库存最大的公共物品都耗尽。河流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水源,这要感谢季节循环将降水迁移到海拔较高的地方,然而水向上游迁移是有速率限制的。

如果消耗率超过供给率,稀缺性就会取而代之,公共产品就会变成竞争性产品。阳光源源不断地倾泻在地球上,但是捕捉它的空间是有限的。物理空间无穷尽,用之不竭,但是一些空间比其他空间会更有价值,这使得它们具有竞争性。

全球公共物品

全球公共产品是公共产品的一种,但是全球公共物品可以惠及所有国家、所有人民、所有世代。全球公共物品的规模,远远超出了典型的公共物品。

某些公共物品之所以具备跨越全球、跨越代际的能力,因为它们本质上是“反脆弱”的。许多不同的物品都可以成为公共物品,但是只有具备反脆弱性的公共物品才会成为全球公共物品。

反脆弱

反脆弱性用来描述这样的特性:系统经受压力、波动、打压、紊乱、噪声、错误、差错、攻击、失败的考验之后,生存能力反而提升。这个概念由 Nassim Nicholas Taleb 在《反脆弱》一书中提出。如塔勒布所说,反脆弱跟韧性具有根本性差异,与健壮性也大相径庭。

公共产品通常具有“韧性”和“健壮性”(之前,我称之为“抗耗损性”),但全球公共物品具有“反脆弱性”: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它们会变得更好、更强。全球公共物品的主要特点是,它们从消费者的外部性中受益。全球公共物品被消耗/使用/杠杆化得越多,它就变得越强。

思想和知识是全球公共物品。当你分享一个想法的时候,你也保留了这个想法,并且你让其他人也使用它和分享它。一个好的想法可以扩展到整个世界,而想法的发起者或想法本身,不会减损一丝一毫。思想可以代代相传,永不朽腐。

最重要的是,一个想法有更多的人思考,想法会被“改进”。想法可以重复和扩展。思想的迭代版本,与最初的想法本身一样,都可扩展、可共享。好的想法比坏的想法更容易被分享、重复、发展和采纳,这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原因。如果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想法,想法就会更好。

互联网是全球公共物品。你使用互联网,并不妨碍其他人也使用它,而且使用互联网的人越多,互联网对其他人就越有用。如果互联网上有更多的东西,互联网就会为更多的人提供更高效用,这就更多的用户就会来到互联网上,产生更强的动力,在互联网上建立更多的产品。

Web2 产品的核心是反脆弱性。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被全世界越多的人所使用,它们就可以成为更好的产品。然而,尽管这些产品具有反脆弱性,拥有这些产品的公司却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脆弱,这其中的缘由,是这些产品的规模问题。

搭便车问题

“搭便车”问题是指:使用或者过度使用某项共享资源的人们没有为此支付合理的成本,结果造成共享资源负担。路灯是公共物品,需要资源来建造,运营也需要消耗能源。这就要求用户纳税,而任何不纳税的人,都会对这种公共产品造成负担,使得他们规模无法扩大,也无法变得更有用。这就是为什么街灯不是全球公共物品的原因:路灯的使用,并没有使它们更具扩展性。

从定义上讲,全球公共物品是不受搭便车问题影响的公共产品。事实上,恰恰相反。

全球公共物品(GPG)有一种机制,可以使得使用者能做出最低程度的贡献。根据定义,如果不返还一定价值,就不能使用 GPG,而这一价值的数额需要超过一个最小阈值,才能保持 GPG 正常运行所需。由于这种机制存在,只要使用 GPG,就可以为它提供维持运转所需的能量。

与公地悲剧不同,全球公共物品,或称之为 GPG, 可以出现“公地盛宴”的情形,让大家聚在一起,共同使用为大家所共享的公用事业,并为此欢欣鼓舞,而这种而共享的效用资源,也会随着“公地盛宴”的发展而不断提高。

比特币是全球公共物品

比特币之所以存活,是因为它反脆弱性强。比特币资产的价值来自于此。比特币的反脆弱性,为比特币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未来在任何时间框架内都可以结算,这反过来又提升了它的效用和使用动机。

比特币存活下来,且成功获得了价值,因为它具有反脆弱性。在加密领域诞生的任何其他加密经济区块链系统,也必须显示出反脆弱的特性,否则最终将被迫屈服,屈服于维持遗留系统运行的规则和范式 : 国家的法律和法规(瞧瞧 XRP)。

反脆弱物品,不需要法律或法规来维持运转,他们能自给自足。反脆弱性是指独立于外界的帮助和支持。比特币是首个为世界提供了货币或金融平台、符合当前技术状态、满足地球公民需要的全球公共物品 (GPG)。黄金曾经是一种 GPG,但随着新技术颠覆了它的效用,黄金逐渐过时陈旧。

以太坊是全球公共物品(GPG)协议

以太坊是协议的协议。

以太坊平台创造了一个环境,使得全球公共物品的应用程序得以产生。并且以太坊是一个在协议中嵌入了安全和保护的平台,它让人们在构建应用程序时不需要过多考虑程序自身的安全和保护。

DeFi协议是全球公共物品,以太坊是协议盆地

国家公园是公共物品,是因为它们得到了政府的法律保护。如果这种保护消失,那么,国家公园要么屈服于公地悲剧,要么就会被分割为私有财产,无法被大众使用或欣赏。

想象一下,我们有大峡谷,但是房子,建筑物,街道,管道,污水系统遍布整个峡谷。这不会是美丽的大峡谷景区,而是一场悲剧。

为了维护国家公园的公共物品地位,美国通过规章制度对其进行保护。限制进入、限制使用以保护国家公园,让所有人和所有人的子孙后代都可以享用大峡谷的美景。用纳税人的钱来支持这项公益事业。

如果没有这种保护,国家公园就不会存在,国家公园这类公共物品缺乏反脆弱性,需要外界协助,而反脆弱,是自治、自立的公共物品所必须具备的。法律的约定,保护和维护了公共物品,因为它认为有些东西本应是公共物品,但如果不加以保护,这些物品就会退化为私有财产。

以太坊遵循类似的模式,但它不是像国家公园那样的地方性公共物品,而是在货币和金融领域,用来为全球公共物品的创造提供支持和保护的平台。

Uniswap、MakerDAO、Compound 都是比传统应用更优秀的金融应用,因为它们不受限制、不受监管。一个在民族国家管辖范围内的盈利性公司,根本就不可能称其为 Uniswap。不受华尔街监管的无许可担保贷款更有用。如果把规则和规定纳入协议,而不是由中央政府管理,借贷就会更有效率。

以太坊协议为公共产品提供保护,使其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由于以太坊提供的安全性,应用程序的设计者,可以用自己认为最适合的规则取代单一民族国家的规则和规章制度。Uniswap,Compound,Maker 被以太坊赋予了自主权; 以太坊平台对于这些应用所设定的唯一规则是遵守 EVM 的“法律”。以太坊协议为金融应用提供了自主权。

Uniswap 如何成为 GPG(全球公共物品)?

我最近写了一篇题为 Uniswap 是基础设施的文章,探讨了关于 Uniswap 应用程序的几个关键点。

这篇文章的重点是说明 Uniswap 的反脆弱性及其内在的能力,即扩大规模以满足全球的需求,无论需求是什么。然而我现在意识到,我实际上是在文章里描述 : Uniswap 如何成为一项全球公共物品。

Uniswap 通过将自己的资源注入到协议中来维持自己的生命。0.3% 的交易费推动了协议的流动性,并为 Uniswap 扩展到全球平台创造了环境。交易费是指所有Uniswap 的消费者同时是 Uniswap 的生产者; 如果不将价值“回馈”给协议,就无法使用 Uniswap。

这就是 Uniswap 的反脆弱性,也是它成为 GPG 的机制。

它是去中心化的么?

这个问题,我们听过很多次。许多以太坊批评者、和以太坊应用的批评者,都会问这个问题。他们真正想要问的是,这个项目是否有能力反脆弱,并获得全球公共物品的地位。

如果存在管理者密钥,应用或协议就不可能是 GPG。管理者权限的存在,说明了对某些东西的能力和控制,这与 GPG 的角色和目的是相反的。GPG 是公共的,不需要外部保护或支持。因此在 GPG 之中,管理者密钥不能存在。

如果存在管理者密钥,就意味着有可能减少去信任化,非限制跟可信中立性也会被损害。如果存在这种可能性,这个协议就不可能是 GPG。

COMP 和治理代币革命

Compound 最近发布了治理代币 COMP,它带来了巨大影响,使得以太坊上的协议,能够从一个受中心化实体保护的公共物品,转变为具有一组去中心化维护者的全球公共物品。COMP 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但这一模型许多以太坊应用程序都可以遵循,将自己提升到 GPG 的地位。

保卫保护者

以太币是一种全球公共物品 (GPG),最重要的是,它是支持以太坊生态系统健康的  GPG。以太坊是一个包含了更多 GPG (全球公共物品) 的生态系统。以太坊上的所有 GPG, 都依赖于 ETH 代币的价值才能发挥作用。

ETH 价格越高,以太坊对运行在其上的 GPG 的保护就越强。拒绝 ETH 的价值,不仅会伤害那些为以太坊创造价值应用的人,也会损害这些人的不懈努力。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强烈反对那些反对“鼓吹 ETH”的观点。我认为这样的反对观点并不理解“保护保护者”这一概念。他们忽略了,ETH 的价格不可避免地会与以太坊的发展和努力紧密联系。当 ETH 的价格上涨时,保护以太坊上各类全球公共物品价值的护城河也会更深。幸运的是,ETH 本身就是一种 GPG,它具有反脆弱性,不需要别人的支持就能成长。

以太坊是一种新兴结构

  • 以太坊上的应用程序可以相互组合。这种可组合性,让以太坊应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融合。
  • 以太坊不是一个由许多独立应用程序组成的平台,而是一个由融合在一起的应用所组成的单一结构。
  • 以太币,作为在以太坊平台上拥有最高 GPG 分数的资产,是这一结构获得最初支撑和最坚实的基础点。
  • 欢迎并鼓励其他资产协助支持和建立这一结构。事实上,其他资产是必需的。你不能在一个点上建立一个结构。
  • 以太币,由于其作为以太坊原生资产的优势地位,将一直为以太坊/DeFi 架构提供更大的支持和基础。
  • 该结构的权重,直接与支撑该结构的资产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相关。

ETH的基本价值主张

  • 加入将协议更新计划都包括在内 (PoS, EIP 1559), ETH 将直接关系到以太坊经济的健康程度和发展规模。
  • 以太坊经济体的交易量将通过 EIP1559 的形式产生 ETH 稀缺性; 以太坊经济体的规模决定了 ETH 的销毁速度。
  • ETH 的稀缺性与它在 GPG 评分标准中的效用评分直接相关。
  • ETH 的效用,就在于它的稀缺性。
  • 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以太坊上的 GPG 都会将 ETH 作为资产,因为它的 GPG 分数很高。
  • 以太坊上大量的 GPG 将产生对 ETH 的无尽需求。

Uniswap是基础设施

  • 以太坊上的 GPG 会随着用户的增加而改善。
  • 每个 GPG,都能作为其他 GPG 的基础设施,随着时间推移,创建新的、更有用的 GPG 将更为容易。
  • 随着新的 GPG 出现,以太坊上原有的 GPG 会从中受益。
  • GPG 数量越多,质量越好,能够产生协同效应,推动协议在协议池中下沉。
  • 在以太坊协议池的底部有诸多高效用的 GPG 时,所有 GPG 协议的总市值会产生引力,吸引以太坊生态之外的项目。
  • 这产生了一个积极的反馈回路,不仅让 GPG 数量增加,而且提升了 GPG 的效用,因而产生双重反馈回路,使得以太坊成为首选之地。

结论

以太坊是全球公共物品的一个吸引点。

在以太中,反脆弱性会催生反脆弱性。上文所述,描绘了以太坊的未来前景:成为反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基础设施。

目前在协议沉降池的底部,只有少数应用程序,而协议的密度也只有数亿美元。随着时间推移,在协议池底部聚集的物质越多,引力的影响就会越强。这种影响会改变协议池中位于较高位置的协议,使得他们下沉,成为全球公共物品(GPG)。

除此之外,协议沉降池底部的质量不断增加,还会产生引力,超越以太坊生态系统内部,让外部世界的资本和资产,也可以感受到在协议池底层发现的价值。价值是一个模糊的东西,民族国家的壁垒和限制,不足以阻止价值流向以太坊生态。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将转移到反脆弱的 GPG (全球公共物品) 的世界。

告诉我激励,我就会给你看结果。

查理•芒格 (Charlie Munger) 的这句名言,说明了为什么我如此坚信以太坊生态系统会发展成熟。全球公共物品提供的激励机制如此强大,无法忽视。

Chris Burniske 的文章《协议作为最低限度提取协调者》说明了为什么不用其他方案,而是采用基于以太坊的 GPG 平台。他的文章结尾如下:

交换过程中任何不必要的价值提取,都是一种税收,最终将被开源协议世界中复制-粘贴竞争所淘汰。虽然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新世界,但尽量减少提取应该有利于我们所有的消费者。

以太坊是一个自由市场的熔炉,那里的竞争如此激烈残酷,在竞争结束时,唯一能生存下来的就是反脆弱的 GPG 体系。其他的所有元素,都在协议池中漂浮,找到它们自己的适当位置。

期待着协议池所带来的 Web3 世界。它将比 Web2 有用 100 倍,但具有与 Web1 相同的公平性和可信的中立性。

备忘录: 货币大放水时代,对冲基金大佬 Paul Jones 买入比特币的避险逻辑(完整版)

备忘录: 货币大放水时代,对冲基金大佬 Paul Jones 买入比特币的避险逻辑(完整版)

对投资机构,区块链行业早已翘首以待。所以,当对冲基金行业大佬 Paul Jones 在五月初一份内部备忘录中提到:为了对冲通胀、会买入比特币期货之时,媒体报道蜂拥而至,而区块链行业也热闹非凡,好似过节般。在此后接受 CNBC 采访时,Paul Jones 也称,比特币是“最好的投机工具”,自己资产有接近 2% 的比例配置为比特币。

那么,这位身价过50亿美元、运作对冲基金 40 年、旗下管理数千亿美金基金的投资大鳄,是如何看待宏观经济的未来趋势,又如何看待比特币的?为什么他会从比特币批评者、转而认为比特币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投资资产”?

这篇文章中,我们全文翻译了这篇投资备忘录: 货币大通胀(Great Monetary Inflation)。

 

作者: Tudor 投资集团 Paul Jones & Lorenzo Giorgianni

翻译者: 荆凯(Chintai 社区经理,DeFi 相对论主理人)

原文链接(PDF): https://defitalk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460382154-May-2020-BVI-Letter-Macro-Outlook.pdf

原文版权归 Tudor 投资集团所有,译文转载,请注明原译者及出处。感谢。

缘起

2020年5月7日,彭博社报道(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5-07/paul-tudor-jones-buys-bitcoin-says-he-s-reminded-of-gold-in-70s)称:

Paul Tudor Johns 买入比特币对冲通胀

Tudor 投资集团创建者 Paul Tudor Jones 为具有传奇色彩的对冲基金创建者,相比巴菲特、达里奥的知名度而言,Paul Jones 可能并不为我们所知。

据福布斯网站信息显示,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他以51亿美元财富位列第320位。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则位居345位。

Screenshot - 2020-05-12 15.36.40

在写给客户的一份宏观市场备忘录中,Paul Jones 提到:中央银行印钱引发的通胀即将到来,而公司旗下的 Tudor BVI 基金可能会买入少于小比例的比特币期货(个位数比例,不超过5%)作为对冲。经历过 1970年代的通胀,让 Paul 将比特币跟当年黄金在通胀之中所起到的角色联系起来。

Tudor BVI 基金规模为2200亿美元。这意味着,预期将会有数十亿美元进入比特币市场。除此之外,这一信息也会刺激更多的传统行业投资人重新考虑比特币的定位了。

如下为正文,全文翻译自Tudor 的宏观市场报告: 货币大通胀(Great Monetary Inflation)。仅供参考,做任何投资之前,请独立自行做出判断。本文不对任何投资决策负责。

货币大幅通胀,作为安全资产比特币作用可能越来越大

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 这一病毒的影响,前所未见;所带来的全球政策反应,也是前所未有。

今年,经济大幅衰退,其剧烈程度和影响之广,使得现代货币理论——或者以大规模财政支出的直接货币化方式(刺激经济)——未经任何争议,就从理论变为实践。

在全球范围内,财政支付刺激经济的行动速度如此之快,甚至连我这样的市场老兵都对此无言以对。

就在今年 2 月,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全球总计新增发了3.9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6.6%。我们正目睹着货币大通胀(GMI)的发生——各种形式货币的空前膨胀,这是发达国家所从未经历过的。

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全球债务水平业已高居不下。目前的这种货币扩张速度,会为更多的大规模债务提供资金,却没有引发提升市场利率的自律对策。到目前为止,结果是资产价格再通胀。

在短期内,由于存在巨大的需求缺口,商品和服务价格的通胀不会那么快显示出来。但问题是,就长期而言,情况是否会如此?毕竟美联储的核心任务将会是解决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就业危机问题。

确定的是,随着货币增发,诸多资产会随之变动。那么,投资者们该如何行动?黄金这类对冲风险的资产表现良好,预期投资者们也会继续买入黄金这一安全资产作为庇护。

时日推移,我渐渐意识到,最好让市场价格走势指导你的决策,然后在资产的基本面变得更明显、更容易理解时,试着去理解。通常情况下,市场的反应会与你此前的经验不一致。但是请记住,损益表最后更有说服力。

考虑到这一点,在一个渴望新的安全资产的世界里,比特币的作用可能会越来越大。

        债务成瘾        

显而易见,为了应对经济低迷,全球各国的所有部门债务都在增加。负债比率的增加来自于两方面:

  • 一方面,作为分子的债务总量增加

  • 另一方面,作为分母的 GDP 数值下降:名义 GDP 可能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冲击之前的 GDP 水平。

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的预计,明年美国政府债务比率将达到历史新高,超过二战时期的峰值。

企业债务也在迅速上升,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因为,企业纷纷减少循环信贷额度,以自筹资金弥补现金流短缺。按照这个速度,在未来一年半的时间里,整个经济体的债务比率可能会增加到GDP的50%,这并非耸人听闻。

        印钱的手停不下        

各国央行都在印钱,助长了债务上扬。自2月底以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增长了60%,到今年年底有望增长一倍以上。甚至有两家新采用量化宽松政策的央行也开动了印钞机。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增加了两倍,澳大利亚央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的资产负债表也增加了43%。

伴随央行资产负债表迅速扩张,货币总量急剧增加。在美联储上周公布的货币存量数据中,M2 较上年同期增长18.5%,以星期为衡量周期,这是自1981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增速。到年底,M2的年增长率很可能会继续增长到20%至40%之间。M2 的估计值我们是从一些仍在华尔街工作的人员那里得到的,他们可真难找。

我们问了许多经济学家,对 M2 指标破纪录的增长速度和这一点的意义怎么看。居然有这么多的经济学家对 M2 这一经济指标不屑一顾,这可真少见。上一次 M2 以如此高的速度增长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 M2 的年增长率接近27%。

疫情复苏后的经济,跟2008年金融危机后果可能不同

但是,货币扩张本身并不足以引发通胀,还要考虑背景的影响。这同样重要。

以债务通缩的典型代表日本为例。可以说,在这一案例中,财政赤字的货币融资一直无效。但是,在完全放开执行这一政策时,日本早已陷入了长期的通货紧缩漩涡,没有通胀预期。自1999年以来,他们的M2年增长率从未超过5%。步履蹒跚的银行体系可能与此有很大关系,他们当时正挣扎着从旷日持久的银行业危机中走出来。

有人可能会声称,在全球金融危机(GFC)过后,美国的巨额赤字加上大规模印钞并未推高通胀。同样,背景很重要,新冠肺炎大爆发后的复苏,跟全球金融危机的后果可能并不相同。

首先, 当时的茶党运动(紧缩运动)号召反对“增加政府开支拉动经济”政策,曾在 2010 年美国中期选举中让茶党(Tea Party)一举成名。类似的运动不太可能出现。如今,随着收入不平等日益扩大,民粹主义滋生,相反的力量正在发挥作用。

其次, 2008 年金融危机引发了银行业对流动性偏好的范式转变,后来通过监管改革予以施行。

当时的结果是美联储大规模注入的资金,只有一小部分通过银行系统重新贷出: M2 每年增长率从未超过10%, 即使在随后一轮美联储进行大规模资产购买时,也是如此。

事实上,银行对流动性的偏好,银行对重建资本缓冲池的需要,会削弱货币乘数。在危机之中,银行对于贷款会持谨慎保守态度,避免将资金借给有可能资不抵债的借款人,事实上,银行也开始构建贷款损失储备基金。货币乘数最近开始下降,这一次在进入危机时银行有了更坚实的基础,政策也更加明确,旨在将流动性直接发放给企业和家庭,在一定程度上保护银行免受损失。

正因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货币乘数的大幅度下降,我们不太可能再度见到了。此外,美联储取消了存款准备金率。这意味着,理论上货币乘数现在是无限的(乘数是存款准备金率的倒数)。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有句名言:

“无论何时何地,通胀都是一种货币现象,其根源在于货币数量的快速扩张,而非总产出。”

尽管在短期内通胀与M2增长(超过实际产出增长)之间的关系并不稳定,但似乎拉长周期来看,通胀与 M2 增长的关系仍然存在。

回看历史上 M2 增速超过实际产出增速的情况。在5年的时间跨度内,只有几次的增速与当前相同或更快: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和上世纪 40 年代末的通胀时期。

但请记住,考虑到需求相对于供应的大幅收缩,在未来几个月通胀可能会出现首次下降,这是合理现象。

通胀可能难以避免

问题在于,复苏阶段的巨额货币过剩,最终是否会引发消费者价格通胀?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清楚:在复苏阶段,美联储有多大的理由能够提高利率,以收回它在衰退期间大肆印出的钱?

美联储现任领导层把这一点当成新货币政策框架的核心:在复苏阶段尽一切可能超额实现通胀目标。

这策略有风险。如果菲利普斯曲线真的是平的,就需要大幅提高利率来控制通胀。但是,杠杆率更高的经济体,也无法很好地消化加息的影响。

因此,当起飞时间最终到来时,任何徒步旅行周期都可能会被推迟,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

此外,央行独立性神圣不可侵犯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

政府与央行串通一气、由政治人士任命央行行长的风险不容忽视。印钞带来的高负债很难消除。通胀预期有一天可能会对这一现实做出回应。

正是财政手段主导所带来的风险,使得当前大幅印钱可能会导致在下一次上升周期中引发通胀。

毕竟,财政政策主导是上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通胀加剧的关键原因,当时美联储采取了强硬手段,将利率维持在低位,并在经济复苏阶段之后将国债发行货币化。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因素,也在加剧人们对通胀抬头的担忧。

这场大流行暴露了全球相互依存固有的脆弱性,中美之间紧张关系加剧。若全球供应链崩溃影响到商品价格,可能会出现一个临界点:

20年来因全球化而导致的通货紧缩,会因而终止。

        在全球货币大通胀中寻找避难所        

因此,在货币增发的背景下,有一种方法可以引导我们,穿越这些不同寻常的时期,应对这些政策行为。

如下清单列出了对冲通胀的若干资产,按照跑赢通胀的能力排序。

虽然有一些选项在传统意义上会追踪通胀,但我们也列入了其他工具,以挑选出在货币增长加速时,反应最好的资产,而不仅仅应对消费品和服务价格通胀。

因此,这份清单包括了在通货再膨胀时期曾一度表现良好的一系列资产:

  1. 黄金——持续 2500 年,一直用作价值储存工具

  2. (债券)收益率曲线——从历史上看,它是抵御滞涨或央行意图通胀的有力武器。出于我们的目的,我们使用 US 2s30s

  3. 纳斯达克100指数——过去10年发生的事件表明,量化宽松政策能够迅速渗透到股市

  4. 比特币——下文会详细讨论

  5. 美股周期股(多头)/美国防御股(空头) —— 商品历史上纯粹的通胀表现

  6. AUDJPY —— 澳元/日元指数,用于看多商品出口、看空商品进口的指标

  7. 通货膨胀保值债券-与CPI 指数挂钩,防止通货膨胀

  8. GSCI(高盛商品指数) —— 包含一篮子24种商品,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基本面

  9. JPM 新兴市场货币指数 ——从历史上看,当全球经济增长处于高位、通胀压力不断积聚的时候,新兴市场货币的表现相当不错

如果我们能事先知道该赌那匹马赢,那就太好了。

当然,我们的目标是在跑赢通胀的过程中,选出跑得最快的那匹马。想实现这一点,我们先回顾下在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时间段内,通过平均价格衡量各匹马的表现。

下图表1中的数据,统计于2020年5月6日。

我们按1周、1个月、3个月和12个月的回报率取平均值,来对各个工具排序。我们用调整后的收益来显示各类资产的表现,没有用名义收益。所以,可以将每个单位大致当做是一天的日价区间。比如,黄金在“去年表现”这一栏下的表现,可以理解为上涨了约26个日价区间,也相当于406美元左右,从1280美元上涨到1686美元。

图中可见,很明显黄金是跑赢通胀的赢家。其次是做多US 2s30s 收益曲线。排名第三位的,是纳斯达克100指数: 记住,货币大通胀会上场,那为什么不在股市登场呢?

排在第四位的是比特币——是的,比特币。

在4月的最后一天,它的交易量达到180亿美元,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它都是一种“新兴”资产类别。

当然,高盛大宗商品指数(Goldman Sachs Commodity Index)以负10日波动幅度(也相当于过去12个月的负46%)这一极具破坏性的回报率垫底。由于油价暴跌,该指数受到重创,因为石油商为了保住市场份额和生存下去,而打起了保卫战。

这份资产列表中,比特币引发了我的兴趣。

在货币大放水的背景下,有一天它可能会格外让世人瞩目。尽管这听起来有些夸张,但是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说实话,我既不是硬通货(Hard money)的拥趸,也非加密货币发烧友。

我不是千禧一代,投资加密货币在那一代人中非常流行;我属于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我们这代人希望抓住机会,同时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保护自己的资金。

怎么实现这种目标?

一种方法是,找到在全球资金大幅增长时首先做出反应的那类资产,确保我要为之投资。

比特币在最近的时间框架内有正回报,考虑到这一点,有必要对比特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在 2017 年,我确实有过一些比特币投资的经验,用我账户里很少一部分的钱玩了一把。令人惊讶的是,我的投资翻了一倍,并在接近市场顶部的时候离场,当时市场泡沫正在吹爆,这一点显而易见,任何市场技术分析师都能看得到。

当一个人没有杠杆、没有业绩压力、理性思考不被贪婪心理干扰的时候,他的交易表现会多么优秀!当不用背负业绩考核压力时,我们都是天才。

然而,货币大通胀的现状,让我两年半以来第一次重新审视比特币,重新考虑比特币作为一种可投资资产的地位。

比特币属于价值储存的范畴,并且具有额外好处,具有半功能性的用途。比特币交易平均需要 60 分钟左右完成,这使得它“接近货币”。它必须与金融资产、黄金和法定货币等其他价值储存手段竞争,也必须与艺术品、宝石和土地等流动性较差的价值储存手段竞争。

“10年后,赢家是谁?” 这是每个投资者都面临的问题。

说到底,在跑赢通胀的比赛中,谋求丰厚利润的最佳策略就是拥有一匹跑得最快的马。拥有表现最好的标的就行,别犯书呆子的傻气,别认为自己能比市场更聪明,不然,就等着在看到投资结局的时候坐在土里哭吧。

十年后赢家是谁?如果我不得不预测,我打赌,赢家是比特币。

什么是价值储存? 价值储存是任意能够在未来保持购买力的东西。价值储存来自于人们对价值的感知。甚至郁金香一度也被认为是一种价值储藏手段。金融资产是世界上最大的财富仓库,因为它们通常具有附加优势可以提供收益,可以抵消通货膨胀的影响。

尽管理性人可能会疑问:“为什么黄金胜过其它 118 种元素?”,但是,黄金经受住了时间考验。

国家的法定货币(现金)由该国人民的充分信任和信用予以支撑,尽管历史表明,这种背书有时候并不可靠。

最新进入价值储存市场的,是比特币。看起来,比特币已经从 2017 年的加密战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明显的头号赢家,其市值是亚军的10 倍。那么,这些价值储存手段之间如何比较?  我们根据以下四个特征对价值储存手段分级:

  1. 购买力 – 随时间流逝,资产是否保值?

  2. 可信 – 资产是否能通过时间考验,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价值储存?

  3. 流动性 – 将资产变卖,换成可交易货币的速度有多快??

  4. 易携带 – 如果因为不可预见的原因,携带资产迁移是否方便?

在这里,房地产、艺术品和宝石被排除在外,因为它们的流动性较差,不易携带,会自动跌到投资资产榜单底部。我们关注金融资产、法定货币、黄金以及比特币这四种资产。为了正确评估,我们在下图的表 2 列出了这些资产当前的价值。这张表很重要,我后面还会讲到。

记住,此处挑战在于理解接下来十年,什么资产作为价值储存手段可以胜出。首先,用前面提出的评价标准评价四种资产。我对 Tudor 研究团队发起了民意调查,看看这些有识之士的想法。

经过讨论,我们创建了一个评分体系用来衡量价值存储手段,总分值为100分。

我们认为有一些指标更为重要,因此,为购买力和可信度这两项指标分配了各自30%的权重,而流通性和便携性这两项指标,各自权重为 20%。接下来,我们用这一评分体系对四类资产打分,得到一个高度主观的综合评分,如下图中表三所示。

在做出全面的结论之前,我们先看下各类资产的一些突出特点。

当谈到购买力时,每个人都是套利交易者,他们认为战胜通货膨胀的唯一方法就是获得某种收益,即金融资产。参与调查的 30 岁左右的人群给金融资产打分最高,这种观点在他们中间尤为流行。

我提醒他们,在上世纪70年代,通胀有时接近两位数,而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用套利铺就的。事实上,当时几乎所有的金融资产都无人问津,因为收益率赶不上通胀—— 跟现在有很多相似之处。

我还提出了持有比特币的理由,比特币是稀缺资产的典范。它确实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大型的可交易资产,最大供应量明确且固定。

根据其设计,比特币(包括尚未开采的比特币)的总数量不超过 2100 万。已经挖出了大约 1850 万个比特币,只剩下10% 有待产生。5月12日,比特币的挖矿回报——比特币供应增加的速度——将第三次“减半”(从每次挖矿产生 12.5 比特币降至 6.25 比特币)。

按照比特币的设计,减半大约每四年发生一次,从而继续减缓比特币供应量的增长速度。据有人估计,最后一个比特币要等一百多年后才会挖完。

比特币的这一显著特点是由比特币的匿名创造者设计的,目的是保护比特币的完整性,让它在接近总量上限的同时变得越来越稀缺,这一概念与央行和政府当前的想法格格不入。

在针对我们研究小组的民意调查中,最令人惊讶的结果是法币的得分。几乎所有人给它的评价都是0 ! 评价者们高呼

“法币这玩意每年故意通过通货膨胀贬值 2%,为什么要拥有它?”

我们讨论的下一个评价标准是可信赖程度。

毫无疑问,比特币在这一指标上的得分最低,因为它只有11年历史,是这四类资产中最年轻的。

有人提到说比特币在近200 个国家拥有 6000 万用户,但这并不足以撼动人群。

正如人们所猜测的那样,黄金在可信赖这一指标中得分最高,因为它经受了数千年的时间考验。

流动性是这样一类东西:只有在最重要的时候,才派上用场(似乎每10年会出现一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为流动性指标的加权是 20%,只有购买力和可信赖度这两个指标权重的2/3。

但正如我们在过去两个月可能都经历过的那样,当形势变得糟糕时,流动性非常重要。考虑到我们即将目睹的破产数量以及将失业和接近贫困的人数,我们有理由认为,未来几年,企业和个人都将对流动性有更高的偏好。

现金在这里得分最高,这是正确的。金融资产好坏参半,因为一些资产,比如私人股份和定制化信贷工具,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变现,而且往往会大幅折价。有趣的是,比特币是唯一可以在全世界全天候交易的价值存储手段。

最后,还有易携带性。就像流动性一样,只有在必要时候,易携带这一特性才起作用。

想象一下地缘危机的情形,无论是由战争引起的,还是由流行病引起的,或是在政府更迭时期由于仇富所引发。易携带的价值存储,可以很顺利地从一个司法管辖区转移到另一个司法管辖区,交易成本很少甚至没有。显然,现金容易携带; 黄金也不错,但毕竟黄金还是笨重; 当然,没有什么比比特币更容易携带的了,除了使用智能手机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方式。

这些考虑,就是在评估每种资产,衡量它们是否适合作为价值储存手段时的幕后花絮。

令我惊讶的不是比特币排名在最后,这没什么奇怪;令我惊讶的是,比特币的得分竟然这么高。

与金融资产得分相比,比特币的总得分为 60%,但其市值仅为金融资产市值的1/1200。

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比特币的得分是黄金得分的 66%,但比特币市值仅为黄金未偿价值的六十分之一。

看起来哪里出错了。我猜,问题出在比特币价格身上。

拥有比特币最令人信服的理由是,随着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爆发,世界各地的货币即将数字化。

牛市是建立在不断扩大的买家群体之上的。比特币价格的核心问题是,在目前拥有比特币的 6000 万所有者之外,还会有多少人拥有比特币?

Facebook 的 Libra 与美元挂钩,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不是价值储存手段。同样,中国推出的 DCEP 挂钩人民币。这两者,可能会让虚拟数字钱包成为全球通用的工具。这些工具的出现,让理解比特币、使用比特币、拥有比特币,比现在更普遍。

鉴于当前货币大通胀的现实,拥有比特币是保护自己的好方法。在发布比特币的那段时期,比特币的匿名创造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 曾在网络论坛中陈述,“问题根源在于,传统货币想要运行良好,需要依赖太多的信任。必须相信央行不会让本币贬值,但在法币的历史上,破坏信任的情况比比皆是。”我并不是想强调拥有比特币本身,但我确实认识到,在当下这个时刻,面临历史上最离奇经济政策的这个时刻,比特币具有巨大的潜力。

因此,我们需要调整我们的投资策略。我们已经更新了Tudor BVI 的基金招募备忘录,披露我们可能会将比特币期货交易列入 BVI 基金的投资范围。我们已经设定了指导方针,确定购买比特币期货的初始最大敞口,我们会将 Tudor BVI 基金的投资在比特币期货上的资产敞口比例控制在较低的个位数水平,这似乎是个谨慎做法。我们也会定期审查此风险敞口策略。

        比特币,如同上世纪70年代的黄金        

许多人知道,我喜欢类比。

比特币让我想到了1976年我初涉商界时的黄金。

当时,黄金期货刚刚推出,正如最近比特币期货的出现一样。当时,黄金刚经历了一场牛市,价格几乎涨了三倍。然后,它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价格回调近 50%,类似于比特币在最近 28 个月回调 80%。

在下面图表中,你可以看到两者的相似之处。

但就黄金而言,当时是一个巨大的买入机会,因为黄金价格继续突破前高,涨到此前高点的四倍以上。

下图中的红线代表了比特币当前可能所处的位置。

说到黄金,在当今世界黄金仍然是一种非常有吸引力的对冲工具,可以抵御巨大的货币通胀,也可以对冲其他风险,这些风险给我们的未来蒙上阴影:例如,中美关系再度剑拔弩张的可能性,最终通过金融制裁手段进行强制脱钩等等的风险。

黄金能从目前的价格水平上涨至多少?

用地上黄金价值与全球 M1 的比值,会得到一个简单的指标。

该指标显示,金价可能会回升至 2400 美元,然后会达到与该指标最近三个峰值中最低水平相符的估值水平; 如果回到 1980 年的极端情况,金价可能会达到 6700 美元。

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未来的一些时期会非常有趣。

(全文完,感谢阅读。)